中国十大名楼打包申遗遭疑 网友担心申遗后涨价

  【背景链接】

因“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落霞与孤鹭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等名句而享有盛名的黄鹤楼、滕王阁、岳阳楼等“中国十大历史文化名楼”,最近传出计划集体“打包”申遗的消息引发各方关注。而在3日举行的“2012中国历史文化名楼市长论坛暨第九届名楼年会”上传出最新消息:中国文物学会历史文化名楼保护专业委员会负责人称“还没有达成完全统一的意见,还在协调中”。

  2012年11月,在长沙召开的2012年中国历史文化名楼市长论坛暨第九届名楼年会传出消息,由于各地政府未能达成统一共识,原本计划联合申遗的国内十大名楼,“申遗”计划暂缓进行。

十大名楼打包申遗

  无论申遗能否成功,十大名楼的这一举动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和质疑。

据悉,十大名楼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一事,最早是由长沙市园林局、中国历史文化名楼保护专业委员会发起倡议。

  【标准表述】

该委员会创办于2004年,由黄鹤楼、岳阳楼、滕王阁、大观楼、蓬莱阁、鹳雀楼六大历史文化名楼发起成立。此后,长沙天心阁、南京阅江楼、西安钟鼓楼、宁波天一阁和杭州城隍阁相继加入,由此增加至11座。此次,除城隍阁外,其余10座名楼都加入了联合申遗之列。

  申遗并不是件坏事,被列为世界遗产,无论是自然的还是文化的,都是中国之于世界与子孙后代的贡献。同样,“十大历史文化名楼”申遗,不管是否列入议事日程,也不管这些建筑是否为历史的原件,他们都是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都可以走向世界,让人类共享。

记者从黄鹤楼公园管理处了解到,景区确认了十大名楼联合申遗一事。“这次活动是主办方提出的一个倡议,至于‘申遗’什么时候启动、怎么申报,还要等到名楼年会召开后,经过专家学者论证研究,才能确定。”

  [存在的问题]

被疑属假古董登台

  我国自1985年加入《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以来,申遗作为一项文化保护工程,在有的地方逐步演变成了旅游开发的包装工程,申遗变成了功利的“兴奋剂”。

记者就此事致电湖北、湖南两省文物局时,有关文保专家指出,按照程序,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需要经过国家文物局审批,但目前中国计划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清单中并没有十大名楼在内。十大名楼许多都是现代新修的,仅岳阳楼、天一阁等少数楼阁属于国家文物保护单位。有好多连文保单位都不是,属于“假古董”。

  一方面,以旅游为目的申遗,资源的过度开发与利用以及申遗前后“两重天”的境遇,让文化成为过度消费的易耗品。在现代修建的十大名楼大张旗鼓要求申遗保护的同时,各地陆续传来一大批历史古建筑被野蛮拆除的消息。例如在参与此次申遗的长沙市,三年前才被市政府列为不可移动文物的游击坪4号公馆、古井聚福井、交通银行旧址等5处历史遗迹,已经或即将从这个历史文化名城消失。一边是不遗余力,声势浩大的申遗,而一边却是真正的文物不断消失。

对此,中国文物学会历史文化名楼保护专业委员会会长邹律资解释说,中国名楼多数是木结构,年代一久,很多名楼都经过重新修建。但是,每一座能够保留下来的楼阁都有着厚重的文化支撑和延续。

  另一方面,申遗投入与产出的简单“换算”,申遗成功后,门票价格迅速上涨,早已成为一个颠扑不破的规则。既将申遗的成本转嫁给了纳税人,又让申遗的成果变成了地方兜售牟利的道具。既定的因循路线,使得申遗很容易变成地方谋求旅游升级的一场游戏。

邹律资表示,当前名楼联合申遗,需要各级地方政府的支持,因为申遗所需经费是个人与协会无法承受的。现在,有关政府在组建班子申遗上还没有达成高度统一,因此目前将“联合申遗”工作暂缓,等待名楼所在的各地政府达成共识后,会将工作继续推进。

  此外,相对于申遗的巨大开支,申遗之后保护费用稀缺已成为普遍现象。文化遗产项目本身在成功申遗之后,便成为当地旅游业的“摇钱树”,申遗的意义由此也变成提高了对GDP的贡献率,而最应该做的保护工作却被抛诸脑后。大部分人反对的不是名楼申遗,而是反对利用申遗来谋求利益,浪费社会公共资源。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发布于公务员,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十大名楼打包申遗遭疑 网友担心申遗后涨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