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升初”内幕调查:重金求“坑”坑苦人

  在位于北京中关村大街的巨人教育大华培训部门口,等待孩子下课的家长们聚在一起交流经验,他们的谈话中,频繁的出现一个词——“占坑班”。所谓占坑班,指的是部分重点初中的培训机构自办或与社会培训机构合办的培训班,在“小升初”的“电脑派位”之前,重点初中会从不同的占坑班中选拔学生,直接录取。据了解,目前清华附中、北大附中、人大附中、北京八中等重点初中都有自己的“占坑班”。因为有重点初中的背景,“占坑班”成为家长最青睐的暑期培训班中。家长陈女士说,教育部门取消“小升初”考试,本意是还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可是却阴差阳错地给“占坑班”添了一把火。

孩子“小升初”,究竟有几条通路?有机构对去年北京市8个城区“小升初”的入学方式做了调查,给出的答案是“超过10种”,包括计算机派位、对口入学、推荐生、特长生、寄宿学校、民办学校、特色学校、双向选择、共建生、企事业举办学校子弟入学、直升、人工调剂分配等等。

  录音:比如我想去那个中学,那个中学就有占坑班,你参加我这个班,他考试排名,前五十名就收了。小学好像说是全面发展,可现在孩子为了升学还是局限在那些东西,比以前还累。

孩子想进重点中学?“花头”更多。进“重点”前,先报名“占坑班”;为保住“占坑班”的位置,就得参加“班外培训”。从孩子三年级进入“占坑班”到六年级面临“小升初”,有的家长四年中的实际花费超过10万元;有些孩子读“占坑班”的费用甚至占到家庭年可支配收入的一半;

  目前,北京上海等地的“小升初”取消了统一考试,实行“电脑派位”。然而,由于学校的教育资源不均衡,师资等软硬件差距过大,家长不愿意孩子进一般学校,重点学校也不愿意接收“派位生”,在电脑派位前进行的“占坑班”内部选拔,就成了没有其他门路的家长面临的唯一选择,而“小升初”考试,也完成了从地上转入地下的蜕变。

……

  重点学校的“占坑班”门庭若市,而有的家长为了达到“双保险”甚至“多重保险”,给孩子报了多个“占坑班”,争取多个学校的“小升初”考试资格。家长王先生把十六课时三千块钱的“占坑班”称作“金坑”。

整理完北京“小升初”现状的调查研究报告,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微博)院长、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微博)(微博)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沉重。

  录音:上了哪些占坑班?三个,首师大什么的,就是给人交钱,说白了所谓占坑班就是交钱,平时班全满了,就礼拜六礼拜日全排满了,孩子怎么学,说白了,就是花钱在那占坑,人去那儿照一面走人。就为了小升初的时候,你能有个机会,你要是没报占坑班,你想考,报不上,分够都不要你。你要是不报,你就没机会。

由杨东平牵头、主持,首都教育学者与媒体记者历时数月共同完成的调查报告,完整披露了京城及其他地区“小升初”的种种内幕,以及勾连于“小升初”升学机制之上的巨大利益链条。

  “占坑班”暗度陈仓,成了进入重点学校的旁门左道。为什么这些“占坑班”可以获得提前录取的机会,他们和重点初中之间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北大附中网校是2000年由联想集团和北大附中合办的一所培训机构,是家长们公认的北大附中“占坑班”,网校的刘老师虽然否认了网校和北大附中的直接隶属关系,可她却一针见血的说,要想上北大附中,就得来北大附网校。

北京作为首都,汇聚着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小升初”竞争自然格外激烈;也正因如此,北京的“小升初”几乎浓缩了全国各地的种种升学途径。

  录音:要是想上北大附中的时候,是不是就得上咱们这个网校?对,是这样的。和北大附中是一体的吗?不能这样说,各大机构和各大学校都是有联系的。咱们的成绩会被北大附中和北大资源两所学校看到。作为咱们的学员,咱们是全员推荐考试机会。不管孩子学习怎么样,都给您提供这样的机会。它要点招的话,咱们是全孩子全都推荐的,去年我们都压着题了。按照我们的统计,北大附走了40多个孩子,今年北大附中一共招了七八十个孩子。

本报记者 王乐

  如果说北大附中网校对“占坑班”的身份还稍事遮掩,首师大附中师达培训的孙老师则理直气壮了许多,她声称:“只要是首师大附中有自主招生的名额,全都是从我们培训班里面招的。”

“小升初”渠道:怎一个“乱”字了得

  录音:听说是首师附中的占坑班是吗?跟你这么说吧,08年以前就是占坑班,您要不上这个班,您就上不了这个学校,08年以后教委不让办占坑班,但是他这么一说,可学校还是在里面选学生,自主招生比例小了。反正现在是,只要是有自主招生的名额,就全都从培训班里面招。

今年北京市出台的“小升初”政策,再次强调“免试、就近入学”原则。然而,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调查显示,京城“小升初”择校渠道多达10余种。最让学生和家长趋之若鹜的,是“占坑班”与“点招”。

  孙老师说,因为去年北京市教育部门打击校内培训班,他们已经从首师大附中的校园里搬了出来,但是家长可以放心,只是办学地点有了变化,不会影响他们“占坑班”的地位,

■所谓“占坑班”,是指公办重点学校自办或与社会机构合办、面向小学生的学科培训机构,从中选拔优秀学生升入本校初中。比如,北京人大附中“华罗庚数学学校”即最早举办、且最有影响力的面向小学生的课外培训机构,后更名为“仁华学校”。

  录音:教委不让办了,不让占用学校教室。搬出来有影响吗?他还是学校的培训部,它能有什么影响啊,只是办学地点变了,法人还是一个法人,财务还是一个财务,他有什么变化呀,该怎么着还怎么着,只是地方变了。首师附中还有别的坑班吗?不可能,一个坑班都让人告的焦头烂额的,把我们轰出来了。

世间本无“占坑班”。起源于1998年的占坑班,缘于其时“小升初”由统一考试改为“电脑派位”。一些家长不愿让孩子进入薄弱学校就读,而重点学校为争优秀生源也不愿接收“电脑派位生”,进而出现了以奥数培训为主的培训学校,由它们充当替重点中学选拔学生的功能。

  对于家长和孩子们来说,倒不在乎“占坑班”是在重点学校校内、还是挪到校外,是挂公办的牌子、还是挂民办的牌子,只要背后的老板不变,只要孩子能从“占坑班”顺利取得“小升初”的考试机会,就可以了。

目前,京城各大名校都有自己对口的培训学校。所谓“占坑”,即先进入这类学校就读,将来才有可能被“点招”进入对应的名校。

  在北大附中网校设在今典小学的培训班门口,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刚下课的小学生,他们都很清楚,自己上的是北大附中的“占坑班”,他们也很清楚,只有上了“占坑班”,才有可能进入理想的学校。

北京市重点学校具有“点招”资格的,有北大附中(约60人)、101中学(约60人)、十一学校(约200人)、北京四中(约150人)、三帆中学(约200人)等。全市点招人数约1700人至1800人。以海淀区为例,去年7所名校对应的“占坑班”有106个,按每班50人计,“占坑”人数超过5000人,但最后实际“点招”人数为560人,仅占10%左右——也就是说,约九成孩子在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后,无法进入名校大门。

  录音:(孩子甲)这是什么培训班?这是占坑班,就是说占着如果成绩可以,就可以上北大附中。(孩子乙)这应该算是占坑班,占坑班就是交了钱,你可以不去上,考试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不交钱不上这个班就不能参加初中的考试。我受了熏陶了,家长一天到晚叨叨这事儿,上初中比上大学还费劲呢。 (记者:陆敏)

■推优和特长生是另两种特别的“小升初”方式。推优又称推荐派位,是北京各区县确认的重大入学政策,为品学兼优的学生提供进入优质中学的机会。但由这一选拔机制挑选出来的学生里,优势阶层学生占据一定比例。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优质学校名额的分配,类似于保送制度。每个小学会分配到几个至几十个名额,学生按成绩“排队”,入围学生被推荐到优质学校。各区推优生标准大同小异,以去年西城区标准为例,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包括两方面:一是参考三好生等荣誉称号,顺序为市区十佳少年、市区红领巾奖章、市三好、三年连续区三好、两年区三好,依此类推;二是看五年级第二学期和六年级第一学期学业水平,全区统一监控成绩总分在540分以上(含)。今年,海淀区“小升初”推优按“打分排队”原则,五年级统测成绩占70分、各类荣誉称号20分、文艺体育特长奖项8分、班干部2分。部分监测成绩获“A”才能计分,各种获奖称号都有明确要求。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小升初”推优一般在一定学区内进行,但部分重点中学不受学区约束,可在全区范围内招收推优学生。有这种“特权”的学校包括人大附中、101中学、清华附中、北大附中、首师大附中、理工大附中、交大附中等。

特长生是北京市“小升初”市、区两级教育部门规定的最“名正言顺”的择校渠道。全市“小升初”特长生测试时间统一安排在5月21日、22日两天举行,考生最多可报考2至3所学校,被录取后不能再选择其它入学方式。特长生包括体育特长、艺术特长、科技特长三类。今年,海淀区特长生招生计划共2147人,其中体育特长生567人,科技特长生501人,艺术特长生1079人,占招生总数1.9万人的11%。西城区有31所中学招收677名文艺、科技特长生,24所中学招收239名体育特长生,共计916人,约占招生总数8000人的12%。

“在社会结构分化、贫富差距拉大的社会转型过程中,以高级公务员(微博)和管理人员、企业家、高级专业人员、新富人群等为主的优势社会阶层,对获取优质教育资源具有强烈的动机,倾向于运用特权、寻租等超常规的方式享受优质教育机会,将其社会资本、经济资本转化为文化资本。”调研报告指出,这集中表现在了“共建生”与“条子生”等超常规入学方式上。

■“共建生”,是指大型企事业单位与重点学校通过合作,从而满足本部门职工子女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堪为典型的“以权择校”。调研报告披露,共建生隐秘性很强,信息完全不透明。北京海淀区、西城区、东城区和朝阳区等均有“共建生”政策,但招生比例从未对外公布。

■“条子生”即所谓“后门生”,家长通过特殊社会关系,使孩子获得重点学校入学机会,这堪为“小升初”过程中最不公平的方式。北京各区每年都会在几所重点学校给“条子生”预名留额。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调查显示,一些重点学校的“条子生”,占当年招生人数的8%至10%左右。

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电脑派位”,原本是所有“小升初”渠道中,被认为最体现入学公平的一种方式,即通过学区划片、以电脑随机摇号方式分配学位。但是,此次调研报告显示,自1998年北京取消“小升初”考试,采取学生以“电脑派位”就近入学后3年,电脑派位遭受广泛质疑,甚至还连带出现了以下怪象:很多薄弱学校“一开学班里少了一半人”;越是大牌的学校,派位比例越小;处于中间层的普通学校,实际承担了大部分电脑派位的学生。

去年,东城区两所名校的派位生比例仅为6%,171中学和东直门中学为30%,55中和166中学的比例为50%。今年,往年不收派位生的西城区7所名校(四中、八中、实验中学、三帆中学、13中分校、西城外国语学校和月坛中学)首次招收10%左右的派位生。这7所学校招生规模大致在8个班左右,如按每班40人计算,每所学校约接收派位生32人。

经披露,包括人大附中、清华附中在内的不少名校,甚至明确拒绝接收电脑派位生。

  “占坑班”,坑苦了多少孩子

在坊间,“占坑班”被细分成了“金坑”、“银坑”、“土坑”和“粪坑”。为扩大被重点中学录取的几率,一个孩子往往同时要占上好几个“坑”。

北京“小升初”政策,直接出产着两种“衍生品”:奥数竞赛与校外培训。名校“占坑班”重视奥数成绩,推优生、特长生对某些竞赛成绩的需求,使这两者与“小升初”的混乱局面形成了互动。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发布于中小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升初”内幕调查:重金求“坑”坑苦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