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近500所中小学撤并 学生是最大受益者?

  一声令 500所中小学撤并 几多忧 50余万学生受益?

放了学,骑自行车飞奔回家,或者跟着好朋友边跑边闹,这是很多人孩提时代不可缺失的记忆。而对于云南安宁市石江村的刘美七来说,已很难再有这样的快乐。此前上学,走几步路就能到家,现在她到了约7公里外的县街学校上学,每周五下午才能回家。撤点并校之后,许多“刘美七”不得不到离家很远的地方上学,为此,记者采访了云南、陕西两地的学校,了解撤点并校前后,孩子们学习、生活有何变化? 现在能上音体美课了

  今年,重庆渝中区启动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校点布局调整工作,涉及了全区15所中小学、1000多名教师、9000多名学生。而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重庆市有近500所中小学进行了撤并,至少涉及到50余万学生。

“以前只有一个多媒体教室,哪个班要用得预约,现在有好多个。”姚杭是云南省嵩明县嵩阳镇一中初三学生,2010年随着杨桥乡二中撤销而并入嵩阳镇一中。硬件上的提升显而易见——嵩阳镇一中占地182亩,教学楼、图书馆、体育场馆等应有尽有。仅多媒体教室就有25个,还有一幢实验大楼。以前学校里,中考(微博)考啥就上啥,音体美等副科几乎不上,就算上,也经常是数学老师代美术课。并校后,几家学校的教育资源得到了整合,对素质教育也更为重视,还有两周姚杭就要期末考试,但他们的音体美还在正常开课。

  记者在连日来的采访中发现,大多数学生家长认为,此举促进了教育均衡发展,令弱校学生享受了优质教育。也有一些市民认为,仓促的校校合并只重视教育资源的简单聚集,忽视了新的学校要素间的相互作用和相互联系,最终结果是削弱了名校教育资源。

西安市户县涝峪纸房学校,位居陡峻的秦岭山脉之中,将附近偏远深山里的西河、八里坪、郭清等7所学校合并到了一起,现在共有226名学生、30名教师。2006年,政府出资400万元让其在原址上改建,变为一所山区寄宿制学校。

  管理质量有隐忧

“几年前,初中升高中,学校在全县30所初中里排倒数5名,合校并点后,去年排到了第十四名,小学升初中曾排到第七,”纸房学校校长冯雪红说,以前有的学校地处深山,像西河小学,都是砖瓦房,条件很差,新分配的年轻教师都不愿意去。现在到纸房学校,教师流动情况比以前稳定多了,年轻老师也能待住。光去年,就补了3名年轻老师进来。

  11月8日,原就读于人民路中学、如今就读重庆42中初三(八)班的赵倩对记者说:“老师变了,同学变了,连熟悉了2年的校园也变了。感觉师资力量比从前更强了,学习有了提高,也不再担心临时更换老师,影响我的学业。”

“在并校之前,许多家长(微博)就已经千方百计地把孩子送到镇上的学校来上学,”云南安宁市教育局副局长唐世友说,起初安宁撤并校点时,对下元良村和雁塔村两个校点保留了小学一到三年级,四年级以后才收到中心小学就读。但许多家长对子女教育有更高要求,都希望从一年级起就到中心小学上,所以最后就撤并了这两个校点。

  今年8月,当许多家长和学生得知重庆42中作为校点布局调整的学校之一,有班级要进行拆分和组合时,他们多多少少都有些担心。在开学时,还有不少学生因为要离开原班级而掉眼泪。但是秋季开学后经过两个月的磨合,学校的教学工作已经走上了正轨。

上十天课休息四天

  上学期还是渝中区中一路小学校长的李弟莲现在成为邹容小学的校长。11月5日,李弟莲带着记者参观新学校宽阔的塑胶运动场、图书室、科学实验室、全液晶电脑的计算机室……她说:“以前的学校很拥挤,除一间计算机房,没有其他任何功能室。全校学生不能同时站到操场上来,做操只能分成两轮进行。学校的变迁正是随着渝中区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小学校点调整而变化。”李弟莲说,作为邹容小学前身的邹容路小学和中一路小学都是建于解放前的老牌知名学校,因旧城改造、危房拆迁、生源减少等原因最终走在了一起,合并成一所学校。

由于地处秦岭山区,人口稀疏,交通不便,纸房学校的孩子们上10天课、休息4天,一个月休两次。张辉家住在山里,平时就住校,宿舍楼为3层51个房间,学生住在上下铺钢架子床的10人间里,每张床长2米、宽0.9米,屋里还放着桌子、衣柜,装着空调,每层楼有卫生间。

  渝中区校点布局的调整,让老学校消失了,诞生了一所场地充足、设施齐备的现代化学校。李弟莲说,学校师生现在有信心去恢复曾经的辉煌。

休息时,张辉就和同村同学一起结伴坐通到村里的公交车回家,单程1小时20分钟左右。“由于是盘山路,又靠河,在山区里坐车会有一点不安全,”张辉说。而此前,他在西河村小学上学,离家也很远,每天披星戴月、翻山越岭,往返要步行8个小时的山路。

  在记者采访中,也有一些师生对并校后学校的管理工作提出质疑。

据了解,纸房学校学生中,离校5公里以内的占60%;5公里到20公里的占30%;20公里以外的占10%。226名学生中有175人住宿。不住宿的孩子,往往由父母骑电动车接送,但中午一般就在学校的食堂就餐。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学教师说,中小学管理特点有所不同,由于合校后现任校领导绝大多数都是改革前中学的学校领导,不熟知小学的管理特点,在人才调配、管理、使用、考核评价上,偏重于中学部,致使小学部普遍抱怨他们的意见得不到应有的重视,严重影响小学内部管理和教学质量的提高。

云南当地媒体曾报道,2011年,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政协曾对全州中小学校点布局调整情况全面调研,发现集中办学后,部分办学点的学生宿舍、食堂、课桌椅、床、厕所等配套设施严重滞后。有的学校两学生一床,20多名学生一个宿舍,有的学校没食堂,学生吃的仅是家里带来的咸菜。而且学生住宿增加了家长的交通路费、伙食费等额外负担,边远贫困山区的农民家庭孩子可能因此辍学。

  对于新学校的管理工作,也有市民提出质疑,认为学校合并后管理上面大点多,管理措施推行难到位,教学业务指导和管理与改革前相比,管理质量相对下降,难以保证学校的教学质量。

现在情况有所改善。云南安宁市县街距离市区约13公里,面积266平方公里,总人口约2.7万,目前有县街学校和鸣矣河小学两所学校。其中县街学校由县街中学、县街小学及其下辖的下元良村和雁塔村两个校点合并而成,目前,学校共有38个班,在校学生总数为1601人。

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  “校点调整并非瞎折腾”

县街学校建有3幢学生宿舍楼,共210个房间,每间8人。学校食堂有两层,总面积近1900平方米。“原先食堂小,学生们不能在食堂吃饭,只能打完饭菜去宿舍、教室或路边找地方吃。并校后,新食堂设计容量为1700人,每天的菜品不少于10个。”校长王艳波说。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发布于中小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重庆近500所中小学撤并 学生是最大受益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