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着理想前进(3)

图片 1

围着理想前进(目录)

  新学年又要开始了,上一堂很有意义的开学第一课,是老师和同学共同的愿望。你曾经历过怎样难忘的第一课,请听大家的讲述吧!

1964年9月1日,开学了。
我第一次穿上黑色新凉鞋,说有多高兴就有多高兴。可是,凉鞋又长又大,脚穿在里面像是在划船似的。

  拄双拐的学生

我给母亲看,她却说:细娃儿的脚长得快,不然鞋没穿烂,脚又穿不得了。

  刘泽安/重庆綦江县

我肩挎哥哥用过的帆布小书包,脚踏黑色新凉鞋,蹦蹦跳跳行进在上学的路上。

  18岁那一年,中师毕业的我分到一所山村小学,开学的第一堂课,我夹着教本教案,气宇轩昂踏步走上讲台,视线覆盖了整个课堂,只差那么一个空位,不知是谁?上课第一天就迟到,年轻气盛的我怎受得了?刚讲到兴头上,其实也才几分钟,很轻很轻的敲门声传进耳朵。我头也未回,只说了一句“请到座位坐好。”

先是往下走几十米的斜坡泥巴小路,然后穿过几百米的铁路,再登十几步的石阶,就能看见: 嵌在山岙处的冶金小学一校了。

  一会儿,一声“报告”和一个小脑袋伸进门缝洞里,扫视了教室又低下了头。我略有愠怒,还是轻轻地说了声:“站在前面,站着听。”可那学生竟没听我的招呼,脑袋还伸在门缝里。教室里已有窃窃私语,难道我没有威信?自以为这样宽容大度,他却不理不睬,一股无名火冲上昏昏的头,“叫你站进来听,没听到吗?”声音提高8度蹦出喉咙。

此时此刻,我的脚下就是通向学校的大路:
蜿蜒起伏,宽至多两米;路面用石灰夹杂石块铺成,陡处用石阶链接;山间小溪“哗啦、哗啦”从一座石拱桥下面流过,其桥约长五米,宽约两米,没有护栏,桥墩约三米高。

  瞬时,教室安静了,我敢说那时掉下一根针肯定都能听得到,门缝里的脑袋颤抖了一下,缩了回去。18岁的我如何忍得下这口气,蹬蹬几步,猛地拉开门,正想大发雷霆,一幅画面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那学生黑黝黝的书包挂在颈子上,一双红红的赤脚,双手却扶住两根拐棍,静静地站着,双眼耷拉着,一副任由处罚的神情。

我家与校约有三十分钟的距离。

  站着的我尴尬难堪,眼睛却不敢正视那双眼,我不知如何面对这场面?我的双眼差一点模糊,感觉到酸涩涩的,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我眨了眨眼睛,丹田沉了口气,使自己镇静下来,伸手扶着他走到座位。我没法也没能说出那声“对不起”,他刚坐好,教室里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学校在山岙处的小半山边,仿佛是悬挂在这里似的;其整体简单,朴素;
一些便宜的树种点缀在其中,零零星星的野花相互问候。

  从此,我在班上公开宣布:他是一个允许迟到的学生。因为我知道,他和那些身体正常的同学一样要走好几里路上学。奇怪的是,他很少迟到。当然,雨天雪天,他偶尔迟到,仍是一种对不起的神情。

能容纳两仟多人集会的操场:北面有一前一后的两幢教学楼房,都是红砖砌成,都是二层楼,楼梯和楼板都是用木料铺成,楼顶都是用红洋瓦有序搭盖;教室里可安放二十至三十张课桌和凳子,每张课桌前可坐两人,凳子有两人坐的长条木凳,还有一人坐的小木方凳。

  这是我永远忘不了的开学第一课,人生的第一课。

操场的中央安放有篮球投蓝一对:每次比赛前,都要按照标准,用浓石灰浆在地面上画出比赛用的线条框。

  

操场的东边和西边周围,分别用砖头砌了几个乒乓台。

  “1”像棍子“2”像鹅

操场的南面是堡坎,用砖头砌的围墙,上面有墙报。

  谷显刚/重庆万州区

操场北面正中央是露天讲台,呈“凸”字形,至多一百平方米,与其地面垂直距离约二米左右,用来开会,表演节目。

  我发蒙读书是在乡间村小,既教汉字又教数字的老师给我们上第一堂课时,就从阿拉伯“1”开始。

露天讲台正中对面有一个教学楼房过道,其尽头就是约三十来步的石阶。
石阶顶端连着约六米宽的泥坝,挨边的就是第二教学楼;它的背后就是山,荆棘丛生,杨槐树,泡桐树居多。

  那天,老师拿了一根小棍走进教室,对我们说:“今后你们就叫我郭老师……”

操场的东面有一幢办公楼,与教学楼的外表模样相同。

  郭老师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1”、“2”、“3”三个字,然后问我们:“谁能把它们读出来,请举手!”农村娃平时胆大,但这时却虚了场合,谁都不敢举手。

操场的西面是教学平房,灰色砖,石灰墙,黑瓦,有十间教室;向其南面转弯约下十来步石阶,通过一坝子,又是同样的一前一后的平房教室。

  我坐在前排。于是老师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憋红脸站起来做了回答。接着,她拿小棍在我身前扬了扬,面对同学们:“大家鼓鼓掌,我们请这位谷同学把黑板上的字读出来!”

我的教室在操场的西面平房,共有八个班。

  掌声很响,让我听起来像是要把整个教室撑爆似的。但我当时似乎被憋出了胆,马上从老师手上拿着的小棍联想到以前我哥告诉过我的,鼓起勇气回答:“1是棍子2是鹅、3是秤钩子。”不料,教室里,轰然一片笑。

我是一年级四班。教室里有二十八张课桌;我坐第二排,长条凳子,同凳旁边是男同学。

  老师却没笑。她立即为我纠正道:“不是棍子不是鹅,也不是什么秤钩子。这三个数字是像棍、像鹅、像秤钩。”

学校规定:上午8;00—12;00上课,共四节课,包括课间休息和课间操;下午2;00—4;00上课,共两节课,包括课间休息。放学后就是各班做清洁;周六下午放学后就是集体大扫除。

  第一堂课回答问题就出错,我心里难过极了。后来老师在课堂上又讲了些什么,我全然没记住。快下课时,我盯了一下黑板,老师竟把阿拉伯换成了汉字———“1”“2”“3”变成了“一”“二”“三”……

今天,是我们正式上学的第一天,都来得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老师的到来。

  那天回家,我和哥斗了一晚上的气。大我两岁的他,硬要坚持认为“1像棍子”和“1是棍子”等于一回事。

记得报名后,没过多久,我就收到“新生报到通知单。”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我走入了文字工作专业岗位;而他,后来读完初中就休学了。这其中排除别的因素外,我冥冥之中意识到,一个人的人生与发蒙的第一堂课是不是存在着莫大关系呢?鉴于此,这第一堂课总是令我难忘,“像”和“是”对我显得弥足珍贵。

我按照《通知单》的要求,带上学费,挎上空书包,准时来到所在的班。

  第一课像是在演戏

一位中等个子、偏瘦、皮肤微黑、短发,正在整理讲台上的书的年轻女教师,映入了我的眼帘。

  张祥华/重庆高新区

她抬眼看了看:“都坐满了,请同学们到操场上集合。”

  记得小学四年级,我的第一课就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地理课。

我们到了操场,按照她的指令:左低右高,男女同学各站一排,然后每位同学按序报数:1、2、3......

  中国有五十六个民族,而我班恰好是55个人。报名时,老师便交代和布置,按学号每人扮演一个民族,自己和家长查阅有关该民族的历史,地理,气候,人文风俗等相关资料。开学第一课之前,教室里就忙乱得炸开了锅,有用心的同学不知从那里借来了民族服饰,在羡慕的眼光中开始穿戴;有糊了纸帽的不小心戴破了;还有省事者剪下民族图片粘贴于前胸,代表一民族。看来同学们都认真做了准备。

双数的站出来列成一行,单数的列成一行,按这个顺序进教室,由低到高,从一排位置坐到最后一排;男同学坐单行位置,女同学坐双行;七排八行的位置,座无虚席。大家都很新鲜、都很兴奋。

  开课了,老师站一边,同学们倒成了主演。我着的长衫上,照图粘有黄边;头顶圆盘帽,中间用彩纸螺旋形立一尖顶,大概是尖顶没固牢,头一动,变成了圣诞老人帽,引得同学们哈哈笑。不过介绍没出错:“大家好,我是满族,我们民族人数多达1070万人,主要分布在我国东北部……”“哎,满族,我是分布在东北部的朝鲜族,人数差不多是你的五分之二。”“这么说,咱们还是邻居。”除了耳熟能详的民族,还有一些没听过的,比如普米族,鄂温克族,基诺族等,通过这堂别开生面的地理课,也让我对他们有所了解。

她站在讲台上拍了几下手掌:“同学们,请坐好,请安静,先听我说一说。”

  最后老师总结说:“这样上课感觉很有意思吧,而且也可以更深刻地记住所学的知识。”

她顿了顿,温和地说:“我姓徐,是你们的语文老师,也是你们的班主任,以后你们叫我徐老师就可以了。明天早上8:00点准时上课。你们到了教室就按这个座位坐好,请记住自己的位置,旁边是什么同学。明天第一、二节课是语文,由我来给你们上课。现在,同学们先对教室做清洁;做完后,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后来才知道,我们的新班主任,是教地理的。至今回忆,还颇有些感慨。她费尽心机用生动活泼的教学方法,完全是想避免书本知识的枯燥,让我们一接触到地理,就增加了浓厚的兴趣。果不其然,我们学习地理的积极性空前高涨。

于是,徐老师领导我们大扫除;最后,全班同学坐在干干净净的教室里。

  

我们把学费“三元五毛”交给了徐老师,她发给我们的书有:语文,算术,图画、手工书各一本,还有拼音本、写字本和算术本。

  有个性的第一堂课

徐老师说:“明天是你们第一次上课。我喊起立,你们就要站起来。”
她教同学们演示了一番,直到满意为止。

  英洪波/山东

“我挑选了四位同学,暂时做你们的班干部,以后大家熟悉了,重新正式选,由你们来选班干部。”

  记得那是上大学的第一堂课,听说全校很有名气的张教授要给我们上课,让我兴奋不已。我早早就来到教室,静静等待老教授的亮相。人家都穿得很休闲单薄,我却是西服领带皮鞋,好像是出席新闻发布会的外交官。

她摸出一张纸:“念到这四位同学名字的,请留下来,开个班干部会;没有念到名字的同学,就回家。记住,明天早上8:00点上课,把今天发的书和本子都装在你们的书包里,明天一起背来上课。”

  上课了,老教授准时走进教室。我们这节课学习的是古汉语,老教授很健谈,围绕学习古汉语的意义给我们讲了很多新鲜的实例。因为是刚刚进入九月,天气还比较炎热,人又比较多,教室里也没有空调,只有几架电扇在无精打采地转着,我感觉很燥热,想把西服脱下来,又感觉很不雅观,汗水已经像溪泉源源不断了。我只好用纸巾擦拭,可这纸巾质量不是很好,一些碎纸屑早已布满脸颊,我哪里知道呢?周围有几个同学发现了,一边微笑,一边指指我的脸。我以为他们指的是我脸上的汗水,便用纸巾猛擦,这下可好,碎纸屑沾的更多,加上我肤色比较黑,活像是“驴屎蛋上下了一层霜”。

她拿起一本书,翻弄着:“同学们回家后,像我这样把书壳用纸包一下,铅笔和橡皮擦要放在书包里。”

  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老教授居然提问了。老教授看了一圈,把手指向我这边:“那位穿西服扎领带的同学,请起来说说你打算怎么学习古汉语呢?”我的头顿时大到无限了,想不到我这身打扮,竟然成为老师的目标。我的汗水这回可是汹涌了,当大家把目光在我脸上聚焦的时候,我分明听到一阵阵笑声。我已经记不得当时都回答了些什么内容,但是老教授的笑声让我记忆犹新,而且给我三个字的评价好像至今还在耳畔响起:“有个性。”

她放下书,看了又看我们:“你们不能在路上逗留,直接回家。记住没有?”

  后来,同学们熟悉了,不免要提及往事。想不到大家给我的评价让我很受伤:“特逗”、“特傻”……不管“特二”到什么程度,我还是谨记老教授对我的评价,要做个“有个性”的人。

“记住了!”

  嘉宾意见

我们第一次肩挎有份量的书包回家,甭提有多高兴啊!

  安全教育放首位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于蒙蒙/编导系在读生

急促的上课铃声响过后,今天,徐老师准时地出现在讲台上,还在黑板上写了个“a”。

  我向往大学讲堂,它的第一堂课绝对不同于中小学,我想浪漫应是它的特色。

她着装干净朴素,五官均匀地分布在得体的脸庞上,面带微笑,声音清脆:“起立!”“同学们好!”

  来到大学课堂,的确如我想象的那样,规模宏大,课程表贴出来,我们准备好了教材和笔记本,端坐在课桌里,等待着大学里第一堂课。铃声响过,教室门推开,进来一个小女子,年纪和我们相仿,她自我介绍,我知道她是班级辅导员。宣布第一堂课上安全教育。我们在下面哇地惊叫,一阵骚乱。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什么事情不懂,用不着安全教育。这时教室小广播响起来,学校安排统一上课,请来派出所民警安全知识讲座。刚开始我不在意,在底下玩手机,后来听到一个个真实的案例,引起我的兴趣。惊讶之余,觉得犯罪嫌疑人智能作案,利用手机电脑诈骗手段也太狡猾了……

“老师好!”

  讲座结束,辅导员开始布置工作。一是写一份在校安全公约,二是给家长打个招呼,不要回复陌生电话。后者我们能做到。可前者确实为难。

她打着手势:“请同学们坐下。”

  记得在中小学时写过夏季安全公约。有学生问:“老师,写什么内容?”辅导员说:“写这份安全公约就是提醒自己在校期间活动注意安全,生活中存在着哪些安全隐患,事先想到就会处处留意。比如,购买小食品要看保质期。在宿舍用电不要湿手拔电源插头。平时有事出门要有请假条。双休日出校门,至少两人以上,诸如此类。在辅导员启发下,同学们七嘴八舌,越说越细,想到不要摸黑上下床,上下楼梯不要拥挤,网上购物要谨慎等等。

大家坐下盯着她。

  下课之前,我洋洋洒洒写完了两页公约,一共30条,签上自己的姓名,交给辅导员。有些安全公约内容,我做梦也想不到,在集体智慧下挖掘出来。最后,辅导员在黑板上写了四句话:学习诚宝贵,安全最重要。若为父母故,二者不可抛。

“请同学们把语文书拿出来,翻到第一页。”徐老师语速缓慢,略带点鼻音,“请同学们看第一幅图,请回答,这幅图是谁在给谁看病呢?”

  现在想起来,上大学第一堂安全教育课是多么关键啊!平安无事到今天,我的安全意识时时有,不能不说是这第一堂课的功劳。

“是医生在给一个小男孩看病。”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你们生病时,医生叫你们张大嘴发出的音,是什么声音呢?”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啊。”

“对,就是这个音。”她拿起教鞭转身指着黑板,“同学们请看黑板,跟我读,啊、啊、啊!”

“啊、啊、啊!”

她点着头,眨动着双眼皮,放下教鞭,从讲台桌上的粉笔盒里抽出一支白粉笔:“请同学们看黑板,我是怎么写的。”

她动作缓慢,声音温柔:“先从上方落笔,然后向左划弧,微微倾斜往下至这里;再向右稍微有点凹,然后往上与落笔处连接;从这里向下略为往左边倾斜,收笔处微微向上提,‘啊’就写成了。”

同学们傻了眼。

“我再写一遍,请大家注意看哟:我在什么地方落的笔,什么地方拐的弯,又是怎样收的笔。”

不知她在黑板上反复了多少遍,大家才有了点感觉。

“请同学们把拼音练习本拿出来,跟我一起写。”
她在黑板上一比一划地教,同学们在拼音本上一笔一划跟着写;最后,大家都能写了。

两节课下来,就教了“啊”,家庭作业也是写“啊”。

由于徐老师的教学方法得当,我们班的拼音,除了个别同学外,都学得扎实。后来学汉字,她也是一笔一划地教我们写。

我按照徐老师教的方法,认真地写字,字写得很好;上二年级时,她在班上宣布,我可以使用钢笔写字,提前一年告别铅笔;她还鼓励同学们向我学习,提前使用钢笔。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第三节课的铃声响过后,出现在讲台上的也是一位女教师:短发,比徐老师略高一点,年龄差不多,肤色要好些,丹凤眼,上穿红短袖衬衫,下穿黑长裤,看上去有优越感。

“我姓申,就叫我申老师吧。”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发布于中小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围着理想前进(3)

相关阅读